安也

xz相关、墨香相关,离我远点。
究极杂食生物,cp会好好分门别类,驾照已吊销,会努力写好故事,祝各位磕得开心。

【枭羽】西风警局日常XV

沉迷走剧情,还试了试新排版,不知道是这种读得舒服,还是以前的读得舒服呢......

趁着还记得这个故事走向赶紧码一下,下一章绝对爆炒凯哥无脑开车了(盖锅盖)

----------------------------------------------------------------

       对凯亚·亚尔伯里奇而言惊险刺激是生活的必需品,他喜欢游走于危险和风险之间,总是会做出一些异于常人的行为,也导致他在单位里永远是最显眼、最不按常理出牌的那个。

       侧肋被螺丝刀贯穿的地方在灼烧,那种炙热感已经蔓延到里他的半个胸腔又痛又热又痒,高热和愈发粗犷的呼吸声提醒着警官先生,或许是他的肺叶出现了一点点的大问题。

       失去神之眼后他能仰仗的只有身上的几根铁丝,以及自己的这颗脑子。

       如果能坚持到午夜还没有被杀掉,那么之前埋下的暗线就会强行暴力突破把他捞出去,而代价就是他的那些小动作肯定会被迪卢克抓住尾巴,然后一点一点被连根拔起。

       迪卢克很讨厌他以前的‘同事们’,尽管他本人对‘护卫’并没有什么恶感,毕竟就连他自己也是‘护卫’之一,而且还是在最终考核里站到最后的那个。

       凯亚倒是挺为自己的成绩感到骄傲的,只是迪卢克不喜欢听这些。

       为了安抚兄长那颗有些神经质的脆弱心脏,作为一个体贴的弟弟自然要照顾到他的情绪,明面上任由兄长遣散原本被他牢牢握在手心里的亲卫,背地里以另外的名义将他们分散到莱艮芬德的角落里。

       最刺激的事莫过于,他这么多年在迪卢克眼皮子底下违背他的意志却从未被戳穿。

       如果说迪卢克的霸道和死板有多让他生厌,那么这种成功的愚弄就有多让他畅快,这简直比被迪卢克当做玩偶肆意发泄个三天三夜还要爽上百倍。

       凯亚忍着从气管返上来的血腥直皱眉,这口血痰在喉咙里卡了很久,但这点味道比起他所在的这狭小空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此刻的他正趴在一只满是尘埃和肉屑的长条木箱子里,虽然警官先生没有什么洁癖和强迫症,但是这味道真的能让人恨不得把半年前的晚饭也吐出来。

       凯亚并不想深究这个木箱曾经是用来做什么的。

       木箱子紧贴地面将离去的脚步声传递进他的耳朵,出于谨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爬出去,不出所料门外原本安静的脚步声再次响起,这一次看上去是真的离开了。

 

       在恢复行动力后他就观察了整间屋子的布局,铁钩、诡异的玻璃器皿、几只堆在一起的大木箱还有在里面安家的老鼠,而顺着木箱向上看就是一个护栏名存实亡的排风管道,简直是像有人希望他注意到那样明显。

       既然那两个家伙希望他走这里就说明其他的出路已经被封死,前进的方向只有被设定好的一条绝路。

       凯亚脱下自己的马丁靴,从鞋底又捞出来几跟细铁丝随意扭出几个小小的锁套,又忍痛把自己新的外套脱下来挂在铁丝上,刚刚用来卸护栏的粗铁条被他当做连接栓别在一起。

       被从箱子里强行拽出的老鼠们被套上锁套,像是无头苍蝇似的拉着外套窜进管道间留下混乱的痕迹,凯亚随手把之前薅下来的布料纤维洒在入口,伪装出自己是从这里逃走的假象。

       将一切安排妥当的警官先生按照原定计划那样,灵巧地钻进原本属于老鼠们的窝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啮齿动物的尿液和腐肉的异味覆盖了他的存在,这也是他有那个自信不被发现的原因。

       在彻底确定安全之后凯亚小心地钻出木箱,排风系统巨大的轰鸣掩盖了细微的开门声,让他能顺利从那个房间脱身。

       赤着脚猫着腰在杂物的阴影中缓慢移动着,位于水池之下的空间充满了潮气,让他本来就艰难的呼吸雪上加霜。

       他路过之前听见声响的铁门,里面传出细碎的啜泣和呼吸声,这条走廊里的七个房间除去自己所在的那个以外,剩下的六个房间里只有一个有些声响。

       凯亚回忆了一下丽莎发给他的资料,除去已经被发现的那个被砸断腰的年轻学生,应该还剩下五个失踪人员,一个老师、一个面包房的收银、一个图书管理员以及另外两个学生。

      现在他能确定之前袭击他的那个小兔崽子就是其中之一,档案上那张照片和在监控室看见他的窝囊样子简直一个德行。

      原本以为的受害者反过来成为了施暴者,也不知道这一开始就是两个人的谋划,还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成了从犯。

      在确定这条走廊没有任何疑似监控之类的现代设备后,凯亚才光明正大走出阴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另一条没被动过手脚的通风管道。 这里位于大量杂物的后面,可以称得上是这条走廊的视野盲区,除非特意绕到后面来不然是看不见的。

      凯亚对着这里积累的灰尘咧了咧嘴,就这个厚度估计连那两个家伙都不知道这里还存在着这么一 处入口。

      用手里最后的几根细铁丝努力了好一会,腐朽老旧充满污渍的管道路暴露在他的视野里,凯亚踩着潮湿的苔藓还有一些黏糊糊的东西钻进管道里,里面不出他所料早已是老鼠和灰尘的甜蜜爱巢。

      他捏着自己的鼻子用嘴来摄取氧气,虽然这样有害身体健康,但总比打喷嚏引来敌人要好得多。

      通过与神之眼之间的联系,凯亚感受到自己的神之眼一直在移动,也许是被那个男人带在了身上,如果想要拿回来就必须找到他,而找到他说不定就能找到剩下的那几个失踪者。

      在确定好方向后凯亚尽可能轻缓地在管道里移动着,这里的空间还算宽敞,除了机器的轰鸣一直在不断回响以外可以称得上是他过去潜入的最安全的一个通风管了。

 

       按道理这种管道式的集中通风系统可以连到所有能覆盖的房间,凯亚蹑手蹑脚爬到第一个拐角浓郁的血腥和尿骚味引起了他的注意,正是那个发出呜咽声音的房间。

       里面的男人被锁在类似刑讯椅的结构上面,至于为何说类似是因为那东西是一张被灌注在地上的水泥椅,男人的双手被锁链牢牢绑在扶手上已经血肉模糊,而他的身上也几乎没什么好肉,那张脸更是布满手掌印涨得通红。

       凯亚确定他还活着便爬向下个房间,与之前推断的一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随着探索的管道越来越多,凯亚发现了这处建筑的蹊跷。

       之前在下面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出入口,而钻进这管道里才发现废水处理厂地下空间的大小远超他的想象,有很多条这样的七个房间并一排的走廊。

       在心里默背里一下地图后,他便向着自己神之眼的方向继续移动,路过什么有声响的房间也会过去确定下情况,大脑里绘制了一张大致的平面图。

       这些走廊和房间的结构都极其相似,七个房间里最末尾的那个是铁钩,其余的都是灌注的水泥椅子,上面均是沾满了被‘使用’的痕迹。

       还有几间比较特殊的房间,它们的温度很低墙壁上甚至能看见结出的霜花,靠墙摆着的架子上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毫不遮拦地向凯亚展示着里面的内容物。

       赫然是人体各种被切割下来的组织!

       凯亚搓了搓自己被冻僵的手指,拥有冰属性神之眼的他原本就比常人更耐低温,既然连自己都觉得难捱说明这里应该是专门建造的冷藏室之类的地方。

       他继续向着感知的方向迂回前进将所有的房间探明情况,或许是因他久久不露面,他的神之眼又开始呈现有规律的来回移动,想必是那位绑匪先生正在焦虑了。

       等凯亚终于慢悠悠地赶到里中枢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倒是让他小小地吃了一惊,之前四处都找不到的其他倒霉蛋都在这里,正赤身裸体地被关在笼子里。

       几个大男人像是怕极了下面来回走动的男人,都像是鹌鹑一样聚成一团,好像这么做会让他们更安全似的。

    “他怎么还没来!”捅伤凯亚的少年终于等不耐烦了,他拎着那把沾着毒药的螺丝刀走到铁笼前把里面的人吓得抱头鼠窜,可笼子只有这么大点他们又能逃到哪去呢?

    “乔司,我警告过你。”唐纳德走上前去把发疯的乔司拎了起来。

       少年挥舞的螺丝刀被他缴械,只能冲着男人嘶吼着,反而不管不顾咬上里唐纳德的脖颈。绑匪先生显然早就看穿了他的行动轨迹,手掌一压一推正中乔司的腹部,让他失去了继续进攻的能力。

    “不要再惹我生气,你应该清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击倒在地的少年断断续续地笑着,他擦了擦嘴角吐出的秽物然后爬到唐纳德的脚边,少年细手的手指正挑拨着男人的象征,刚刚还发出癫狂笑声的嘴此刻正吐露着爱意。

 

       看着下面正在做着原始运动的两人,凯亚靠在铁板上一边给自己正在发热的脑袋降温,一遍看动作片看得津津有味。

       少年人的柔韧性就是好,可以摆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让早已成年的老司机都叹为观止,如果不是实际情况不允许他甚至想吹几声口哨给下面那对野鸳鸯助助兴。

       只是笼子里的那几人就没凯亚这么轻松写意了,在被抓到这里后这些失踪者都被唐纳德用各种方式折磨过。

       在他们之中的乔司原本是反抗最激烈的那个,却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最听唐纳德话的一个,也是他亲手砸断了自己同学的脊柱,然后将人踹进了下面的水池里。

       野鸳鸯们可以偷欢,鹌鹑们瑟瑟发抖粉饰太平,可警官先生却不能继续偷懒下去了。

       凯亚揉着自己的额角缓解头痛,趁着这个机会观察了这个大厅的整体结构。

       关着人质的铁笼顶端被套着铁链与一个起落架相连,但他却注意到从轻型起重机上延伸出的另一端锁链。平台的下面正散发着白色的蒸汽,因为看不见凯亚没办法判断下面究竟是热水池还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还想看清更多的时候,绑匪把少年像是破抹布一样丢到边地上,他提起裤子将之前困扰凯亚的另一条锁链拉了过来,用手铐和皮带将少年捆在上面。

       唐纳德启动起重机,随着吊钩的上升少年和铁笼逐渐达到了平衡,显然与三个人外加一个铁笼的重量相比,少年的体重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因为笼子的重量乔司被高高得吊在半空,被手铐束缚的双手成为了唯一的受力点,没一会就将他的手腕割出血痕。

    “唐纳德·莱恩斯!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乔司看上去非常震惊,他死死盯住下方拿着遥控器的男人。

    “我那么爱你...甚至为你杀了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警官先生打了个哈欠,高热已经开始影响他的大脑的运行速度了,选择继续蛰伏的他并没有贸然出去,而是把那个刚刚被年长情人抛弃的小兔子的咆哮和指责当做提神醒脑的背景音。

        托这位小疯子的福,之前的一头雾水随着劫匪架好的摄影机逐渐明了,这个男人想让自己做‘选择’,他想重现当年他自己经历过的那个案子。

        因为怀疑物检科的康纳调换了自己的镇定剂,凯亚就顺手调查了一下这个人的背景,意料之中得干干净净。家族三代无犯罪记录,父母与凯亚算是同僚都是业界有名的警司,甚至他的大哥西蒙还是迪卢克的大学室友。

        原本如此干净的背景凯亚是不会多看一眼的,但在他的大学时期的一条心理辅导记录引起警官先生的好奇,康纳的申请原因是‘因导师受到不公正待遇造成的抑郁倾向’这种奇葩理由。

        至于那位让康纳出现‘抑郁’倾向的导师好像就叫做唐纳德·莱恩斯,感谢那位被挂在半空中的兔崽子,让凯亚可以确定绑匪的真实身份。

        唐纳德取出自己的手机确定时间,早已经超过了他原本的预计,若不是手中的神之眼还在闪烁,他甚至都怀疑那个被捅的家伙已经被毒死在了管道里。

        为了这个计划他策划了这么久,已经成为了无法跨越的执念不会轻易放弃。

        他一直想要证明自己当年为了救更多的人,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莫妮卡的举动是对的。疯狂的前法医一次又一次在不同的边陲小镇重复着自己的实验,但是那些被挑选出来的白老鼠无一不是选择了自己的女儿,对其他处在危险之中的人的生命置之不理!

        这些干扰他实验的‘数据’最后都被他‘清除’掉了,没有用的结论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就在唐纳德已经绝望准备放弃的时候,曾经的熟人联系上了他,也丢给他一个更有挑战的课题,一个警察对于这件事会怎么选择?

        当听到故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纳德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些年为何总会‘实验’失败了,他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变量,那就是做出选择的人不仅仅是父亲,更应该是一个科班出身的警察。

        他接受了对方的邀请来到了蒙德城,见识到了对方扭曲的喜好才惊讶地发现,过去嫉恶如仇的自己居然已经可以平静地看着一个生命在面前被蹉跎消亡。

        选定目标,进行绑架,对方给他提供了不少帮助,唯一的要求就是做出选择的人要由他指定。唐纳德并不想得罪这位慷慨的合作人,自然接受了他的提议锁定了那一位拥有异国血统的年轻男警官。

        除去乔司这个奇怪的变态以外原本计划都进行地好好得,直到前些天他再也联系不上那个慷慨的合作者,委托对方寻找场地的计划也泡汤了,只得自己动手在夜晚游荡在蒙德的大街小巷,终于找到了这么一处勉强能接受的地方。

        找不到与当年一致的机械和场地已经够让他焦躁的,再加上这个脑子不正常的小鬼一直在耳边叫,终于让唐纳德忍无可忍大喊着让他闭嘴。

        乔司似乎终于明白了唐纳德是真的不在乎他了,被失血和失温双重折磨的少年眼前开始出现双影,恍惚之间他好像看见了那个蓝头发,少年又神经质地笑了出来对着那个虚影大喊大叫。

    “我要死啦~哈哈哈哈...你也要死了!我的好警官,我会在下面等着你...等着你和我一起下地狱!”

    “!”唐纳德顺着那个小疯子喊叫的方向向上看,映入眼帘的却是几个全副武装的彪头大汉。

    “你们...!”唐纳德想要按下手里的遥控器,却突然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连忙松开,连同另一手的神之眼也丢了出去。

        只见他抓过凯亚的神之眼的那只手开始逐渐冰晶化,顷刻之间便碎成了细小的冰晶,但那些霜花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它们顺着爆裂流血的伤口一路向上很快占据了他的整个胳膊。

        凯亚靠在铁板上向前伸出手控制着冰晶,在唐纳德分心的瞬间操控着冰元素入侵了他的细胞,远离神之眼再加上距离操控元素对身体的负担是巨大的,他小麦色的皮肤透着不正常的粉,整个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耳朵里传来的阵阵白噪音让他听不见‘护卫’们的呼喊,直到力竭凯亚躺倒在满是油渍和灰尘的通风管道里彻底失去知觉。


评论(25)

热度(191)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