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也

xz相关、墨香相关,离我远点。
究极杂食生物,cp会好好分门别类,驾照已吊销,会努力写好故事,祝各位磕得开心。

【钟若】 许你山河无恙(1)

我终于还是对钟若下手了,璃月的父母爱情明明那么香QAQ

预警:be哦,会ooc(盖锅盖跑路)

碎碎念:匪石的剧情里给我一种感觉,能看出来钟离在若陀眼里一直是十分冷静到不近人情的形象,尤其是那句‘你后悔过吗’,而若陀因为磨损失去理智后的愤怒地脉被破坏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就像人在失去理智后会暴露本我那样,相较于钟离的理性若陀或许更加感性一些。

他是有礼得体沉稳和活泼共存的‘昆均’,同样也是因磨损和地脉被破坏而痛苦迷茫的龙王。

他们都是彼此不可或缺不可遗忘的过去,所以求求了mhy,别让等待成为遗憾,让若陀赶紧落地吧QAQQQQQQQ

--------------------------------------------------------------------

元素的造物与天地同寿,与山海齐肩。

层岩巨渊之下穿行着大地的脉络,温养着它的宠儿,群山的君主,以及他万万千的同族。

习惯了黑暗的龙蜥们很少会离开赖以为生的地脉,更多得是拱卫在王的身边,伴着他的歌声沉沉睡去。

只有很少的龙蜥才知道,每每当它们熟睡后,王会用身体立起化作巨大的屏障将它们护在身后,汹涌的元素力无法穿透龙王的铠甲,可以保护它们美美地做个好梦。

若陀倚靠在岩壁间,他无法视物只能凭借声音和对元素力的感知行动,幽暗的底下巢穴没有时间的概念,在偶尔清醒的时候他喜欢用歌声应和着大地、风和水滴的声音,就这样过去了无尽的岁月。

岩石们静静讲述着地上的斑斓,他向往着、渴望着,想要去亲自去接触那些生灵。

龙王扬起头颅唱起古朴的无字歌,他开始有些厌倦黑暗了。

 

古龙还沉浸在自己的梦中,而外界早已天翻地覆。

璃月人为了开采矿产常常出没于各地,而南天门附近的层岩巨渊之下贮藏着的丰富矿产是最急需的物资,但频繁的地震与山崩威胁着脆弱的人类,让他们无法深入大山。

仙人与夜叉尝试过一探究竟,却因无法抵抗无名的威压被群山拒绝。岩王聆听到人们的祈求前往,夜空的群山之下传来震动,幽谷中回荡着如歌如泣的龙吟。

摩拉克斯立于月下闭目倾听,那是不同于人类或华丽或清雅的歌,风中的龙吟婉转而悠长,山野因它而喜悦,土地为它而震颤。

它带着安宁而沉稳的力量跨越了恒古和时间,在这一方天地之间独自回荡。

岩石与大地告诉了他有关于古龙只言片语的传说,于亘古之前诞生,与天地齐寿的存在,他就居住在这层层的巨渊下守护着一方安宁。

随着风从岩逢中带出的声音,摩拉克斯终于站到龙王了面前。

古龙趴卧在洞窟之中被无数龙蜥守护着,似乎是注意到陌生的来客,他扭过身体将头面向目标的方向,随着他的动作大地和岩层不断震动,这就是此地频繁地动的缘由。

若陀并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对方身上浓郁的岩元素告诉他来者并无敌意,于是将不停威吓着魔神的龙蜥们驱散。

“虽然我不知道您缘何来此...”龙王的声音很浑厚却格外有礼,“但既然穿越了岩渊来到我的面前,想必是遇到要紧事了罢?”

“确实如此。”岩之魔神点头,那双金色的凤眸端详着眼前的古龙。

都是岩石中诞生的造物,眼前的龙王并不如摩拉克斯自己的本体那般纤细优美,而是充满了强健的力量感,这倒是与他彬彬有礼的模样十分违和。

“我聆听到信徒的祈愿,希望群山并不再震动,危害过往的行人。”

“震动?”若陀不解他的意思,自己沉睡在这层层巨渊下已过去无尽的岁月,从未遇到什么大的震动。

“之前我也曾疑惑为何这里会有频繁的地震发生,如今看来许是因龙王你而起。”摩拉克斯凝视着因若陀翻身而散落下来的大量石块。

“地龙翻身,哪怕是小小的一动,也会对地上造成巨大的威胁。”

“我倒是从未想过会对其他的生灵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若陀歪着头想了片刻,“你说的信徒,是指人类么?”

“是的。”

“他们是不是很有趣?”

“有趣?”

“虽然弱小却生生不息,尽管脆弱但坚韧非常。”

若陀太孤寂了,也是因为这样他对地上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对于这位难得的地上来客自然很是热情。他低下头凑近摩拉克斯想要用元素的感知将来者‘看’得更清楚些,这时岩王才发现这头龙并没有双目。

“石头们告诉我,人类会把他们捡走然后改变形态,把它们变成其他的样子。”龙王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姿态有多么吓人,将狰狞的獠牙凑到岩王面前,像极了伺机而弑的凶兽。

但岩王能感受到到他的情绪,此时的古龙像极了好奇的猫儿纯粹而无害,他是真的在好奇。

“人类的确会冶炼之道。”摩拉克斯隐去了是自己将冶炼之法传授与人类的事实,眼睛里倒映着古龙现在的模样。

无法视物的龙王在向往地上的光彩,羡慕着那些改变岩石矿物的人类。

“你愿意随我去地上么?”

“什么?”龙王勾了勾爪子,随即又停下了动作。

“随我到地上去,你可愿?”岩王重复了一遍话语,他伸手附上了古龙的铠甲,入手的是微凉的触感,他等待着龙的答复。

听见有人愿意将他带离这里,若陀自然是十分激动的。过去的岁月中他并不是没试过离开这里,但是这巨渊就像是有意将他留在地下那般,不肯轻易让龙王找到出路。

如今有人来到他面前并向他发出邀请,这怎么可能不让他心动?

“那自然是......”若陀想要应下却听到了龙蜥们在黑暗中的呢喃,岩石也传来了早先路过人的抱怨。

他想起眼前人所说的话,‘地龙翻身,哪怕是小小的一动,也会对地上造成巨大的威胁。’,于上面的生物而言自己并不是什么可以共处的存在。

若陀收回脖子发出一声低笑:“还是不了。我双目不能视,本就生活在黑暗中,若再到地上去,难免会给你和你的信徒们带来麻烦。”

摩拉克斯皱起眉头,他第一次见到这样子的生物,他没有向自己祈愿,在自己发出邀请后甚至会顾忌更加脆弱的存在而放弃实现愿望的机会。

“可是现在的你已经在给他们带来麻烦。”魔神仰头注视着龙王,“为了解决这个麻烦,我可能会杀了你。”

“哈哈哈哈,来自地上的魔神啊,如果您办得到的话。”若陀豪爽一笑,他避战却不畏战,即便是面前这位给他带来压迫感的存在亦是如此。

古龙的威压张开了自己的领域,地脉和岩层被他唤醒使得元素力变得异常暴躁。龙蜥们纷纷从睡梦中醒来,将摩拉克斯团团围住,等待着他们的王的命令。

岩王见状周身气势大盛,岩元素纷纷实质化聚在他的身边化作金色的盾牌,他的发尾散发的金色光芒在黑暗中异常耀眼。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若陀却又笑了出来,他说到;“您似乎并不想与我一战,我甚至感受不到杀意。”

“如果可以和平解决的话,的确是这样的。”摩拉克斯仰望着已经起身的龙王,而此刻的他也正垂着头看向自己。

“若我可以将你带上地面融入璃月,并保证你的族群可以安然地繁衍生息,换取你离开这群山不在威胁到过往行人,你可愿与我签订这契约?”

“契约?原来是岩王帝君亲临。”

岩石的记忆可以传递,尽管只有一点点的只言片语,若陀也能从中了解到有关这位掌管契约的神明的故事。

“听上去似乎对我百利而无一害,您与其他人签订契约的时候也会如此慷慨么?”

“视情况而定。”

“违背契约会怎样?”

“当受食岩之罚。”

“即便是你?”

“即便是我。”

 

若陀最终还是随着岩王帝君来到了地面上,当温暖干燥的山风吹过他的鳞甲,清新的从未闻过的气味环绕着他,龙王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来到了这片梦寐以求的地方。

摩拉克斯站在龙王的肩甲上,他拍了拍有些呆愣的若陀,随着他的转头使魔神靠近了原本应当存在双目的位置。

“地上的环境不比地底单一,这双眼睛能帮到你。”

正当若陀还在迷惑着,脸上传来温热的感觉,千百年笼罩着他的黑暗竟是逐渐散去,露出了其后五彩斑斓的色彩。

最先入目的便是对方漂亮的眼睛,从未见过的神明正仰望着他,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在他的身后,那些鲜艳的、美丽的生物随着风发出‘沙沙’的响声,水滴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在阳光下与天空同色。

“那就是河流么?”若陀贪婪地望着被惊扰起飞的白鹤,天上的烈日散发着可以灼伤瞳孔的光芒,但他却不想闭眼。

都是过去只能从岩石破碎的句子里得知的东西,如今却一一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从未见过美好的世界。

“不要直视太阳的光。”

若陀听见了耳畔传来的声响,他重新将视线投注在眼前的神明身上,新生的金色竖瞳中闪过不解。

“看样子你还需要学习很多东西。”

岩王继续抚摸着冰凉的鳞甲,古龙那双金色竖瞳缓缓流下的泪水,这是对自己守护的这片土地的认可,让他稍微得到了些慰藉。

若陀贪恋这那些颜色不愿闭眼,此时的他已经不知是为了美丽的颜色落泪,还是因眼睛干涩而落泪。

从正午灿阳一直到夕落,银月的光华洗去天地的炙热后,龙王才用颤抖的声音对这位赐予他双眼的陌生神明说道:“谢谢......”

“举手之劳罢了。”


评论(8)

热度(9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