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也

xz相关、墨香相关,离我远点。
究极杂食生物,cp会好好分门别类,驾照已吊销,会努力写好故事,祝各位磕得开心。

【钟若】许你山河无恙(2)

岩王帝君从群山中带回了个青年人,这是集镇最近最热衷的八卦。

离开了地底的龙王就像是一张白纸,对周围的全部都带着好奇,他喜欢游走在街道与上了年纪的老者闲聊,也经常出没于铁匠坊或是矿工的驻地。

曾有人看到他带着板凳在铁匠坊一待就是一整天。

龙王注视着炉子里的铁块被烧得通红,它们被打着赤膊的男人们挥舞着锤子将它反复捶打成需要的形状,随着成型的铁块没入冷水,白色的雾气散去一把尚未打磨的宽刃正被匠人握在手里。

“若陀先生真的很喜欢来铁匠坊啊。”

龙王顺着声音回头看,穿着长袖阔衫的少女正撑着窗框对他微笑。

“霓裳小姐。”

“请不要叫我什么小姐了,直接叫我霓裳便好。”少女轻飘飘得落在若陀身边,含笑的眸子映出若陀在匠人锻造时不自觉动作的手指,她歪着脑袋对龙王说:“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不亲自试试呢?”

“试试?可我不会......”

“没有谁是天生就会的,有喜欢的东西就要去尝试啊。”

若陀望着少女带着笑容的脸,也觉得她说得确实有理,遂鼓起勇气上前与铁匠门讨教门道和技巧。

对这位经常出现又很好说话的年轻人,铁匠们也不藏私招呼他靠近熔炉观察得更清晰,然后又将铁锤送到若陀的手上,请他亲自试试。

确认龙王与铁匠们打成了一片,功成身退的霓裳仙人收起手中的纸条,迈着轻巧的步子穿越楼台和街道,随着元素的指引在一片树林的正中寻到了又在发呆的神明。

“帝君大人,我已经将话带给他了。”霓裳站在摩拉克斯的对面低头垂目,之前神明传语要她带话给那位陌生的青年,少女强装着的镇定还是在这一刻破了功,露出些许艳羡的神色。

“做得很好,辛苦了。”摩拉克斯抬起手为年轻的小仙斟了一茶,眉宇之间透露着风雅与俊逸,那双看似柔情又若无情的金目承载着太多不能与他人言说的东西。

少女见到那杯茶说什么都不敢接下,又见此时气氛实在尴尬,便壮着胆子挑拣些刚刚看见的趣事,将若陀的笨拙和惊人的天赋说与他听。

“若陀先生学什么东西都又好又快,为人也谦和得很与刚来到这里时候的莽撞大不相同了。”

“哦?”摩拉克斯将手中的杯盏放下,对少女的话产生了些反应。

“他本就是元素的造物先天而知之,只是过去从未亲手体会,如今有了机会自然事半功倍。”

提到若陀,摩拉克斯的语气带上了些许不同,作为仙人的霓裳很早就跟在这位的身边,自然是能分辨得出的。

她无法揣摩这位强大的神明内心的秘密,也就不再去深究帝君的深意,嘴上继续讲着其他的见闻。

“说起来...今早有几名人类向着东边去了。”

“东边最近不太平。”摩拉克斯皱起眉头,应该说不仅是东边,最近集镇的四周都不太平。

“罢了,晚些时候我走一趟。”

早在前往群山寻找地动的源头时,摩拉克斯就注意到周围那些不安分的‘邻居’又在蠢蠢欲动,却又默契得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外进行着厮杀。

在这片土地上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自己争取,摩拉克斯并不好战甚至可以称得上散漫,只是这份闲散在遇到那一对跪倒在他脚边的母女时便被埋入心底。

这世间群魔诸神并起,他本无意逐鹿,却知苍生苦楚。

从最初的几户人家,慢慢发展成村落,再到如今的集镇,摩拉克斯经历过无数的厮杀,在这期间也收获许多志同道合的部下,也收留了无数的无家可归的百姓。

他想要建设一个安定祥和的璃月,将这片美丽的土地从战火中解放出来,并为此付出全部的心力。

少女注意到神明逐渐平缓的气息停下了话语,她悄悄地抬起头来看见她崇敬的存在正拄着下颚,竟是沉沉睡去了。

 

摩拉克斯再次醒来时有些愣神,作为魔神的他理应是不需要入睡的,如今却无缘无故陷入梦境,必是另有蹊跷的。

“你醒了?”

身旁传来的声音激起了他的本能反应,元素里荡出凝结成实体护在摩拉克斯的周围,金色的凤目凌厉地一转,却意外地没入一双温柔的竖瞳之中。

若陀见摩拉克斯如临大敌的样子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连连解释自己是代替那位少女仙人照看片刻,不是有意惊吓到他。

“不怪你...”元素力化作的护盾重新化作点点金光,摩拉克斯也有些懊恼自己的松懈,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若陀而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先不说他自己的安危,这集镇的百姓必定会遭受灭顶的灾厄。

若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摩拉克斯的脸色,思来想去之后用手掌托着早已冰冷的茶壶,元素力自掌中结阵恰到好处地加热着冷掉的茶水。

火元素的闯入打破了原来的平衡,摩拉克斯的第六感也捕捉到了这处异常,像过去无数次那样开始给主人预警。尚在沉思的魔神自然也注意到了若陀的动作,须臾间想通了自己‘松懈’的缘由。

“原来魔神也会做噩梦。”若陀拿起一只空杯替摩拉克斯倒茶,“下次你想休息的话就喊上我吧,我虽从未与旁的生灵争斗过,但守护这里直至你醒来我还是能做到的。”

“嗯。”摩拉克斯接过那杯热茶没有解释自己失态的原因,手中二次加热的茶水已经失去了些许风味,在以往他是绝对不会饮用的,只是看着那双带着讨好的温和眼睛,竟也默默地将它饮下。

香气凛然,醇厚味甘,难得好茶。

若陀见他眉间的结逐渐舒缓,也终于是放下了心,给自己倒了杯清茶试着品味。可惜出身地底的古龙似乎天生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这茶汤划过他的舌尖与寻常的温水并无二致。

若陀苦笑着:“每每看你们回味无常的样子我就一直好奇,如今喝上一口却没甚滋味,看来我的这条舌头是品味不出妙处所在了。”

摩拉克斯放下茶盏,将他挫败无奈的样子尽收眼底,终是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神一龙才算是真正的过了这个坎。

 

在若陀的印象里摩拉克斯一直都是沉着的、永远游刃有余的模样,跟在他的身边总能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若陀一直着迷的冶炼和锻造之道。

若陀是个好学生,快速地掌握了摩拉克斯全部的技巧。

在彻底摸透之后他便经常出没于旷野收集各种矿石,漂亮又坚固的石珀,通透美丽的夜泊石,偶尔还能得到一些颜色好看的无名石头。

他以集镇为圆心慢慢向外搜寻,然后在摩拉克斯的领地边缘停下脚步。这里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线将世界分成了两边,线的里面是岁月静好,而线的外面则是荒野萧条。

无数魔物正在四处游荡,他们注意到了若陀的存在缓缓聚集,却又在‘线’的不远处停下脚步徘徊着,像是顾忌着什么东西。

若陀不想给摩拉克斯和集镇的人们惹来麻烦,正打算离开这里却注意到对面的魔物躁动了起来并且齐齐望向某一处,若陀顺着它们的视线望过去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类。

年长的女性正拉着小的那个奋力奔跑,而在他们的身后一条巨大的多头蛇正在慢悠悠得跟着她们的身后,每当人类的速度降下来,大蛇就会抬起其中的一个头喷出烈焰烧灼她们的后背,逼迫她们继续奔跑。

“妈妈!”

随着女孩的尖叫声,年长的女性跌倒在在地,裸露在外的身体被尖锐的石快划得鲜血淋漓。她几次挣扎想要起身,却始终无法爬起来,只能疯狂得将女儿向前推去,让她快些逃走。

巨大的怪物眨着属于冷血动物的竖瞳逐渐逼近,蛇信一转它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若陀,满头的蛇脸上都露出挑衅的笑容。

被推进‘线’内的女孩无助得哭着,她向着母亲张开手却无法把她拉进自己所在的安全区里,巨蛇发出桀桀的声音俯下身去,尖锐的毒牙逼近了已经筋疲力尽的母亲。

“如果你在这里...会怎么做?”

女孩尖叫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巨蛇叼起,她挣扎起身想要爬回到‘线’的那一边,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去,却被身后的一只温凉的手遮住了眼睛。

“别看。”

龙王的威压第一次展现于世间,被肆意践踏的地脉带着咆哮将力量借给他,无数火元素从地底喷涌而出结成繁复的阵法。

若陀半跪着将女孩护在怀里,他的另一只手放在她的头顶遮挡着漫天的腥臭。

以往温和的金眸在此刻将情感化去,冰冷的竖瞳倒映着巨蛇的头被阵法的高温瞬间斩去的的景象,鲜血化作雨四溅开来不可避免的淋在了他的身上,怀里的女孩却不染分毫。

巨蛇发出嘶吼想要逃跑却被地火死死缠上,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气味,四周的死寂的氛围让小女孩变得很不安。

“妈妈...”

“放心吧,你的妈妈没事。”冷漠地注视着那颗被单独割下又被炎链穿成一滩泥肉的头,他轻抚着女孩的头顶用最温柔的声音向她报着平安。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岩石与沙土缓慢地‘翻滚’着,将巨蛇和魔物的尸骨埋于地下,而之前被巨蛇吞下的女人躺在那里无声无息。

石头悄悄地告诉龙王她还活着。


评论(15)

热度(6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